零六文学网 > 武侠小说 > 剑侠风云志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腊八粥与郡府巡按
    第三百九十三章腊八粥与郡府巡按

    易惜风今日起得很早,像往常一样,他先是去演武场进行了例行的训练,迎着黎明的到来,不断挥舞着手中的寒星剑。

    昨晚他与李新添以及钟灵溪在子时之后,每人喝了两碗热乎乎的腊八粥,今早一起来还不是很饿,今早一起来见那口熬粥的大锅还没刷,想着等昨晚例行训练后回去再刷,省的吵醒隔壁睡熟的两名少女。

    白净少你到目前为止还住在林恒山那里,倒不是他买不起房子,这些年下来他早就不是那个一穷二白的野小子,无论是清心酒居还是身为护卫铁衣的收入,都足以他在隐仁镇买一栋很好的庭院。

    不过一来他已经在林家住习惯了,而来他现在毕竟只有十岁,一个人出去住也是个麻烦,而林家毕竟是隐仁六大家族之首,也不多他这一点开支,而且林儒法跟林烽火早就把他当作一家人看待。

    林府虽然占地面积不大,不过客房很多,所以就算演武十二主都来做客,也能接待的下。

    易惜风看着逐渐升起的日头,算算时间已经接近辰时,看着演武场上逐渐变多的少年身影,他便向一侧的武库走去。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武库并从铁索马甲中,抠出三块拇指粗细的铁块,小心翼翼地将其收入武库中的宝库之中。

    自从在饷榜据点兑换过之后,易惜风已然清楚而来这些小铁块的真正价值,所以也越加珍惜利用三千铁锻炼**的机会。

    以目前白净少年的肉身实力,铁索马甲上可以携带九块三千铁进行训练,算算重量已经足有四百五十斤!

    这个重量已经基本相当于两到三名壮汉的体重。不够这也仅是平时修炼之时,平时他穿戴铁索马甲,只携带六块!

    易惜风没有急于增加三千铁的重量,并非因为数量不够,其实最开始从林儒法那里得到两个拳头大小的三千铁,就被他熔为十二块三千铁,在加上之后通过贡子兑换,易惜风手中的三千铁足够使用。

    之所以这么做,最主要的原因是白净少年觉得这段时间自己的身高进入了突飞猛进的阶段,通过这半年多雷电炼体就能看出,他的身高激增十多公分。

    从长远考虑,这段时期易惜风并不适合高强度的负荷修炼。反而雷电炼体,能够刺激周身各处细胞的活性。

    再回去的路上,路过了清心酒居,白净少年进去大体看了看经营情况,赵小广正好今日也在这里,店里除了他这位掌柜,还有三名负责售卖的伙计,都是镇上的村民。

    众人一见时东家来了,自然热情招待,好茶沏上,还有几块糕点和果脯。赵小广听伙计说易惜风来了,也从后院出来,看着他满手是泥,少年有些好奇道:“这是干啥呢?”

    赵小广笑着道:“少爷,我在后院垒灶台呢!”

    “灶台?”

    汉子点了点头,兴奋地解释道:“之前您说过,这酒液酿造时候,若是通过加热蒸馏会变得更为醇美,所以……”

    说着赵小广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接着道:“所以我想试一试,能够改进一下。”

    易惜风听到这里顿时有些恍然,之前他确实跟赵大广和赵小广两兄弟说过,这蒸馏酒的制法,不过那是他刚刚参与完吞并铁心的任务,忙于雷电炼体就没再关注这事儿。

    而赵小广和赵大广自然也将铁心村开设分店的事,提上了最新日程。经过这半年多的摸索,铁心村那边已经进本实现自产自销。而且每日营业量都在增加,截止到现在已经与隐仁村这边的总店相差无几。

    所以这段时间赵小广决定将那蒸馏酒之事,再研究一番。

    “嗯,这蒸馏酒确实是批量生产美酒佳酿的好方法,而且也有利于贮藏美酒。更容易将我们的清心卖到更远的地方。”易惜风点头说道。

    赵小广皱眉点头记下,毕竟他也没见过这蒸馏酒,自然对其一无所知,不过听自家少爷这么说,还是暗暗记下,等到研制成功再一一印证。

    易惜风见汉子将自己说的话记录在一簿小本上,心中暗自点头,不得不说赵小广与赵大广两兄弟可谓自己的副将,盖因都是苦力出身,做事都很踏实。虽然现在条件比之前好得多,但他们都没有忘记自己最难能可贵的品质。

    会不会做生意可以学习,但是踏不踏实却得看这个人的人性了。自从创立清心酒居,赵氏两兄弟也在不断进步,到了今日兄弟两人俨然成了易惜风的左膀右臂。

    “从下个月,让大广去春风镇,组织筹建清心酒居——春风分店,而你就负责总店这边的日常经营,大部分精力放在研制蒸馏酒中。”易惜风缓缓说道。

    赵小广擅长琢磨研究事情,而赵大广更擅长经营之道。真所谓,麻木粮姜,各有所长!发挥下属擅长的领域,便是易惜风这个做东家最应该做的事情。

    就这样,白净少年在这里坐了盏茶功夫,将近期的账目对了对便回去了。刚一进门,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

    只见李新添与钟灵溪已经醒了,那口只剩些残粥的大锅也被刷干净了。此时两名少女又添上新米和水,已然再起炉灶重新熬了一锅。

    不过看这火候,掌控的明显有些问题,一缕缕蒸汽断断续续从锅沿处露出,伴随着阵阵米香……

    “你们这是?……”白净少年挑眉问道。

    “腊八粥啊!”钟灵溪嘴角一笑,显然这一次她觉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而且这锅中的米香已经传出,与昨晚喝的差不多。

    “哦哦,呵呵,那你们都加了什么?”易惜风笑着问道。

    李新添乖巧地坐在一旁,当然还是她习惯的鸭子坐,她摆着手指头说道:“有江米、小米、麦仁、莲子、赤豆、绿豆、黑豆、枸杞,这八种!”

    数完这八种,少女想了想又补充道:“哦!还有水!”

    “哦哦,那你加了多少水呢?”易惜风继续问道。

    钟灵溪展颜一笑,揶揄道:“嘿嘿,加了四碗水!我喝两碗,新添妹妹两碗,没你的份儿!”

    “啧啧,真是正好啊!多一碗水都不加,讲究!”易惜风露出一副腼腆的笑容。

    李新添张了张嘴,不过没有多说什么,原本她想说“自己喝一碗就够,可以匀给易惜风一碗。”但当她看到易惜风那张腼腆笑容时,顿时觉得其中一定有哪里不对。

    她与易惜风相处时间不短,自然知道其各种小动作和习惯。一般在对敌之时,当易惜风漏出这副腼腆笑容时,便是他已经想到了解决对手的办法了。

    正在钟灵溪暗自得意,易惜风一副腼腆笑容之时,一股淡淡的焦香味弥漫而出。

    “咦?是什么糊了好像!啊!不好……”钟灵溪慌忙将锅盖打开,只见原本的一锅腊八粥,此时已经是一锅腊八饭。

    易惜风啧啧笑道:“这个腊八粥是没可能了,不过腊八杂粮饭倒是没问题,闻刚才那股香味,估计锅底还能有一些杂粮锅巴!”

    …………分割线…………

    林恒山与姬申扶一前一后走进了扶云居,他俩身后紧跟而来的,自然是李承乾、白猿、青竹以及毒蜂。

    不过他们倒不算最早的一批访客,当众人进来时一名青年书生已然坐在了右首第一位的位置。

    林恒山打量着对方,而这青年书生也同样在打量眼前进来的老者。紧接着姬申扶也跟了进来,他抬手一引,便将老者向右侧一排座椅引去。

    李承乾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青年,心中微微一动,依然猜测出对方的身份,看向身后的青竹。

    青竹作为巡山队的情报组组长,对于情报的分析能力算是几种人最厉害的,在他看到青年书生的一瞬间,便明白了其中关窍,汉子抬眼看向周围同伴,只等了两息时间,便发现李承乾回头看向他。

    青竹轻轻点了点头,算是给出了答复。

    “林老前辈第一次来我府中做客,没能出面相应,实在是失礼!不过正像我方才所说,我这府内也有贵客来访,介绍一下。”姬申扶坐回上首,冲着坐在右侧上首第一位的青年书生一指道:

    “这位是来自云溪郡赫连家的贵客,赫连海心!”

    青年从座上一拱手,沉声说道:“见过林老前辈及诸位!”

    林恒山眼中精光一闪,其实从他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认出了此人,毕竟前日出发前,赵云铭已经跟他汇报过,从饷榜据点传来的讯息,罗云国已经派云溪郡赫连家的人,前来落叶郡调查。

    林恒山微微一笑,淡然道:“原来是赫连云圣!老朽虽老,但也听过小友的名气!”

    “林老前辈博闻强识!海心惭愧!”听到对方一句话叫破自己的底细,赫连海心清楚,眼前这名修为不高的老者,那是当今落叶郡最为厉害的一位枭雄!就算是有着朝廷名分的姬申扶,在与这位林老前辈对上时,也要考虑考虑值不值得,打不打得过。

    姬申扶笑着说道:“聊得时间有的是,我们先开席!”

    说着他轻轻拍了拍手,便有早就事先准备好的侍女将酒菜端了上来。

    看着由精美食盒储存的菜肴分发到每一桌上,更有衣着典雅的少女端着酒壶在各席间穿梭。

    赫连海心没有多少什么,只是顾着闷头吃菜,从昨日进府,他就看出姬申扶有所图谋,不过因为他与对方没有过多交集,所以一直也是抱着且行且看的态度。

    林恒山则比较淡然,老者经历的事情太多,所以眼前这些小伎俩他并没有放在眼中,看着桌上丰盛的菜肴,他却没有动一筷子。

    不过这种局面,肯定不是姬申扶想看到的,可惜他一直抽不开身,李承乾像是看是块橡皮糖,从宴席开始便一直缠着他。碍于这位李教头在落叶城有着超高的威信,当然这还得益于三个月前那场“以一挑二”的赌战。

    “林老前辈,赫连公子,我们一起满饮此杯如何?”姬申扶逮住一个空挡,前一息刚跟李承乾干了一杯,在对方还没斟满酒时,他率先提杯!

    林恒山微微一笑,举起手中酒盏,而坐在对面的赫连海心也端起了酒盏。

    “林来前辈,我在信中就提到过,隐仁与落叶以后可以少起战事,毕竟郡民百姓的民生最重要,还是那就话,我愿与前辈共治郡内!”姬申扶沉声说道。

    “郡宰大人多虑了,我隐仁镇并无称霸之意,郡宰大人宽厚仁德,实乃落叶郡几十万郡民之幸!”林恒山缓声说道。

    姬申扶又对赫连海心说道:“听闻海心公子到来,姬某既庆幸又忐忑!庆幸的是,云圣之名早已灌耳,得见真人三生有幸!”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继续道:“至于这忐忑嘛,姬某听闻海心公子挂着郡府巡按之职,实乃检查巡视落叶郡,作为一郡执宰自然忐忑异常。”

    赫连海心眼眸一缩,他没想到自己郡府巡按一职对方竟然会在此场合说出!青年书生脸色阴沉的说道:“姬大人且宽心,吾奉旨查逆,只要大人一心为我罗云,必然无事!”

    “哈哈,赫连公子明察,我姬申扶乃是朝廷的郡宰,自来以后教辅郡民,何有谋逆之时。况且这郡中形式也非我落叶城一言概之,林老前辈可为我作证!”姬申扶笑着拿手点了点林恒山,看似开玩笑,实则保藏祸心!

    “谋逆?呵呵,老朽倒是没听过,乱臣贼子倒是被我隐仁灭过一个。”林恒山似笑非笑地说道。

    此话一出,场间气氛顿时一顿。

    “哦?敢问林前辈,你所说的乱臣贼子,是谁?”赫连海心脸色阴沉地问道。

    “铁心村,赫连家!”老者眨了眨眼回道。

    姬申扶慌忙插言道:“啊呀呀,林老前辈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你说这赫连家谋逆,可得有真凭实据,可不能因为你与赫连铁心的四人恩怨,就将这谋逆之罪,扣在赫连家身上。”

    青年书生盯着对面的老者,冷笑道:“哦?是吗?虽然这赫连堡算是我赫连家分支,却不知他们竟有谋逆的胆子,林前辈可以说的详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