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六文学网 > 武侠小说 > 隐形大佬你崩人设了 > 第220章 以命相护
    简宁不禁庆幸,好在江熠华来了。

    狼崽子心思歹毒且缜密,每一步算得精细,她滑行落地,抛出丽丫的时间竟掌握的分毫不差,连她的反应都一一计算在内。

    心思正倒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可惜是个活该剐肉的小变态!

    “简宁,你怎么样了?”江熠华趴在洞口,呼吸紊乱,嗓音颤抖干哑。

    目睹简宁坠落,江熠华心间涌动着毁天灭地的暴戾,一种从未有过的狂暴情绪快要把他的心脏撑破了,他想当场杀了参与策划了这件事的所有人。

    到底是简宁的安危比泄愤重要一万倍,几番血涌才止住杀戮。

    “暂时没事。”简宁轻声回。

    模模糊糊看见一个黑影悬吊在洞壁下,他抖着手拿出一盏照明灯,看清简宁面临的险况整颗心都揪了起来,额角不断有冷汗冒出来:“别怕,等着,我下来。”

    他放低音量,这种状况下,漫说他不敢打固定桩借用工具滑行下去,就是声音大一点都怕把岌岌可危的简宁给震下去。

    光亮下简宁眯了眯眼,细声细气说:“别!”

    她感觉到钢刀晃了一下,壁缝跟着咔嚓响了一声,她知道,她要掉下去了,但愿下面不深吧……

    她抬眸望了一眼洞口上方的人,顿时大惊失色,那人居然就这么义无反顾的跳了下来。

    “你,”简宁只来得及发出一个音节,转瞬便被一团温暖圈入怀里。

    他朝着她的方向跳去,在快要接近她时,一双长腿伸展到极致,脚尖抵在洞壁上,整个身体一百八度旋转,面朝上双臂一搂,紧紧拥抱住他放在心尖上的人。

    简宁从来不知道,原来人的怀抱可以这么暖!

    一秒,

    两秒,

    三秒,

    “轰隆”一声,江熠华背部着地,他先是闻到一股浓浓的柴油味,然后听见清脆的咔咔响声,细细密密的断枝戳进皮肉。

    失去知觉的前一秒他还在想:她没事吧……?

    有个肉垫子阻挡下坠的重力,加之江熠华在落地的时候双臂撑着她身体往上抬了抬,简宁当然半点闪失没有。

    有事的人是他!简宁翻身爬起来,把丽丫放到一边,拿出照明灯搁地上,探过江熠华的鼻息,小心翼翼抱他出柴禾堆。

    看着地面堆成小山的干柴禾,简宁双眼寒冰凝结,狼崽子机关算尽,恐怕没想到柴火堆反倒救了他们一命。

    看清洞底的情形,简宁才算是洞晓了刘思元的整个计划,先是在山洞底部堆满木柴和一些易燃的干草,不计代价洒了许多柴油,再设计引她过来,等她落入陷阱,一把火扔进山洞,活活烧死她们。

    山洞深幽,呈葫芦形,下宽上窄,洞壁光滑,火势一旦烧起来,插翅难飞。

    如果江熠华不来,她今天说不定还真就栽在刘思元手里了,不死也要脱层皮。

    歹毒,着实歹毒!

    这些人一个都别想逃!

    收了柴火堆,地面浸了柴油,简宁一瘸一拐把整个洞底打扫一遍,铲平一块凹凸地面,拿出几床被耨安置好昏迷的两人,轻手轻脚把江熠华翻了一个面,解除他的上衣,查看伤势。

    赤果的背部一露出来,简直千疮百孔,背部扎着密密麻麻断裂的木刺,跟个刺猬一样,见此情形,简宁胸口隐隐一疼,手上动作却是不慢,她素来不是感情用事的人。

    有条不紊搬出医用工具,一应药品,开始处理江熠华背部的伤口,先用钳子仔细把扎进肉里的断刺一根根清理干净,消毒上药。

    平时自己看医书,猫冬的时候也跟宋大夫学习处理一些外伤,之前有一个副本她的身份是医生,现在医术不说多精湛,处理不太严重的创伤游刃有余。

    掉下来的时候小山堆一样的干柴茅草帮忙卸了不少力,避免了内脏破裂出血等严重的情况,昏过去是因为落地时的震荡引起的,初步看没什么大碍,伤在皮肉一切都好说,养一养就成。

    刚才把那堆柴禾收到空间,简宁不禁再一次感到庆幸和后怕,地面遍布二三十厘米高的凸出尖石,粗粗细细,倘若没有那堆柴,这么高砸下来,绝对要刺个对穿。

    恐怕要落个当场身亡的结局。

    这人真是连命的不要了

    心硬如铁的人也不免动容。

    细致处理好伤势简宁给他换上一件宽松透气的棉t,盖上羽绒被,搬出两个泥炉子,一个煎药,一个熬煮瘦肉粥。

    中途丽丫醒了一次,醒过来神色惊惶,显然是受到比较严重的惊吓,简宁温言细语安抚:“不怕,不怕,四姐在呢,四姐把坏蛋打跑了”

    “四姐,”丽丫扑进她怀里,小手死死抱着她不松手,抖着身子小兽般呜咽不停。

    “不怕了啊,再睡一会,睡醒了吃肉粥,你不是喜欢吃四姐烧的菌子鸭嘛,等咱回去了四姐给你烧满满一锅,紧你吃个够”简宁轻轻拍着她背哄睡之后,又给她把了把脉。

    别的倒没什么,主要是惊吓过度,之后缓一缓需要心理疏导一番。

    这厢刚把丽丫哄睡着,江熠华嗯吟哼了一声,简宁侧过身去观察他,对上幽深冰冷的双眸,当即吓一跳,语气里带着慌乱:“你怎么了?哪里难受吗?”

    他睁着眼,眼球充血,里面是嗜血骇人的暴戾,不像人,像失控的野兽。

    苏醒之初,恍惚间还沉浸在目睹简宁坠落的那一瞬间,直到清灵的嗓音响在耳侧,他颤了颤睫毛,对上满是关怀的眼神,确定眼前的人是她,眼里的狂躁杀戮才尽数褪去,抬起手臂一把箍住简宁的手,嗓音沙哑道:“你有没有受伤?”

    他受了很严重的外伤,但抓着简宁的手却分外有力。

    “我没事了,”简宁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你看,我好好的。”

    “你的腿?”他观察细微。

    “一点扭伤。”简宁不甚在意道:“这点小伤养几天就好了,倒是你背上全是大大小小的洞,最深有指节骨那么长。对了,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内腑异样疼痛什么的?我给你把了把脉,应该没有内出血,但具体的还要你自己感受,最稳妥的办法是去大医院照照片子,免得遗漏了伤情”

    她絮絮叨叨说着,目光似水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