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六文学网 > 武侠小说 > 隐形大佬你崩人设了 > 第219章 心思歹毒
    简宁和江熠华徒手攀岩丝毫不困难。

    后面赶去支援的两队人马显然不具备那样的身手,只得从断崖另一面绕行,江熠华抵达崖面时,简国强他们刚爬上来,正寻着遗留在雪地上的痕迹一步步往前探寻。

    “简叔,我先行一步”江熠华疾驰擦身路过一行人,只留下一句话和一道残影,可见速度有多快。

    举步生风的身影晃过,简国强眨了眨眼:“是小江吗?”

    简振军皱眉点头:“走,跟上去。”长时间相处,江熠华给简家人的感觉无疑是可靠可信赖的,他揪紧的心稍微松弛了两分。

    另一边,简宁追踪劫犯的影迹到了西面山脊,在往前就是狮子坡,那是另一个村的地界,人生地疏。

    最开始简宁盯着远方的黑点拔足狂追,却由于对地形不熟悉,几次三番遇到人无法通过的壑沟和荆棘密林,不得不折返绕路,效率反而更慢了。

    对方却是驾轻就熟,在山林间左拐右拐灵活得很。

    显然是踩过点,有备而来,且熟知水磨村的一举一动。

    本村有其内应。

    思及此,简宁沉浸心绪,慢行下来,不去盯前面的黑点,不再妄图走直线抄近路,一心一意循着地面上的足迹追踪。

    雪地路滑,简宁行动灵敏,就算地形陌生,也在逐渐拉近两方之间的距离。

    随着距离的拉近,简宁认出了前面的人——刘思元。

    意外也不意外。

    简宁心中冷意节节攀升,瞳孔流转着冷厉之极的光芒。

    “丽丫!”她冲被刘思元扛在肩头的简丽喊了一声,并没有得到回应,恐怕小丫头被猝不及防的变故吓晕了过去。

    闻声,刘思元回头,尚显稚嫩的脸庞勾起一抹衅笑,激烈奔跑,他苍白的脸上浮现出病态的晕红,配以兴奋又诡异的笑容,像极了从重刑监狱走出来的变态分子。

    这一刻简宁突然就明悟了,在路上她不断在揣摩刘思元绑走丽丫的目的,他不是笨蛋,相反他的智商甚至高于自己,那他为什么没有打晕丽丫,放任丽丫惊动了自己?

    扭曲变态的人是不能用常理去推断他的心理行为的,心理变态的人作案,很多时候并不需要什么明确目的和理由,或许只是他一时兴起的戏耍念头

    这一类人,他们缺乏同情心和懊悔心,对平淡的生活易于厌倦,永远感到无聊,喜欢操纵别人,通常喜欢欺负其他脆弱的生命来彰显自己的力量,满足自己的扭曲**,挑动血液里不正常的兴奋因子。

    闪念间,两方一前一后来到一个40度到45度的垂直斜坡处,刘思元从雪地里拖出来一个雪橇,坐上去两脚一蹬,急速向下滑行。

    耳畔是呼呼的风,他脸兴奋的涨红,他悠然回首,眉尾上挑带着几分桀骜不驯,微弯的嘴角勾起嘲弄的弧度,浑身油然散发着一股邪性。

    简宁一个急刹,停在坡顶,思索要不要凭空变出一辆雪橇,只一瞬,就打消了念头,她不确定附近有没有刘思元的人,村里有他的内应,难保在看不见的地方藏着接应他的人。

    他还不值得自己暴露底牌!

    斜坡下有一块平地,借着坡度冲下去,只要保持好平衡,那块平地足够减缓滑行冲击。

    抵达斜坡底下,刘思元站起来一脚踢开雪橇,看见简宁不做任何安全措施就这么直直地冲了下来,晕红的面庞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他默默计算着时机,就在简宁离平地还有五分之一距离时,他高高举起丽丫小小的身体,抛了出去。

    “丽丫!”简宁神情一裂,当即顾不得保持平衡,在平地上一滚,无视扭伤的小腿,双腿借力一蹬,忍受剧烈的疼痛一跃扑过去。

    刘思元将丽丫丢了出去,兴致勃勃地欣赏着简宁的狼狈和一刹那间流露出来的恐慌。

    无比的愉悦。

    简宁扑过去的位置正好接到下落的丽丫,不等心喜浮上来,却感觉到脚下一空。

    薄薄的雪层下是黑黝黝的山洞。

    看见猎物落入他设计好的陷阱,刘思元神经质的笑了。

    江熠华赶到时,恰好看到简宁坠落的一幕,心瞬间跳到嗓子眼,气急攻心嘶吼:“简宁!”

    无法形容的心慌害怕让他浑身僵硬。

    刘思元抬眼看见不在他计算内的不速之客出现,五官扭曲,转身就逃。

    原本他是想好好欣赏一番猎物垂死挣扎的丑陋样子,居然被破坏了!

    可恶!!!

    形势比人强,刘思元脑筋一转,撂腿就跑,他是跑了,刚点燃火把钻出树林的周冬玲有一瞬间的怔愣,他怎么来?

    “你敢!”江熠华一面风驰云卷冲下斜坡,一面伸手拔枪,抬手对准周冬玲心脏就是一枪,可惜滑行的速度太快,他又心慌意乱,子弹打偏了,射中周冬玲手臂。

    火把掉在地上,周冬玲痛呼一声,竟不顾死活去捡火把,企图将火把扔进简宁掉落的山洞里。

    江熠华虽然乱了心神,但也看出了不对劲,急急朝着她大腿开了一枪,随即稳住身形,一脚踩熄火把,手伸去后腰,借助衣服的遮挡从随身仓库里取出一副手铐,咔嚓拷住周冬玲的双手,然后一手刀将她砍晕,飞快奔去洞口。

    这头,简宁脚踩空,察觉异样,抱着丽丫下坠的当口就从空间里拿出一把钢刀,试图用钢刀卡在洞壁凹凸的地方,给她一点时间观察思考对策。

    哪知,此间山洞怪异无比,洞壁竟光滑的像是抹了一层水泥。

    快速下行,钢刀划在洞壁上发出刺耳的声音,摩擦出星星火花,却也只能减缓一点点微不可计的下坠速度,简宁不免有些心慌,空间没有提前设置,丽丫进不去,她又不可能扔开丽丫自己避难去,一时竟把她难住了。

    还好,下坠了一两秒,钢刀终于卡在了一道浅缝里,简宁握着刀柄摇摇欲坠,一动不敢动。

    浅缝和一柄钢刀承受着两个人的重力,显然是维持不了多久。

    垂直山洞黑深深的,下望目不视物,但简宁闻到了一股浓郁的柴油气味,看来刘思元是准备把她和丽丫活活烧死在山洞里。

    何其歹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