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六文学网 > 武侠小说 > 隐形大佬你崩人设了 > 第218章 他来了
    异情突发,远处那抹红映入眼帘,简宁便扔了手中的网,几个呼吸间冲刺到断崖底下。

    断崖面岩石凸凹起伏,上面零星老树扎根在岩缝里,枝干遒劲,简宁徒手攀着陡峭岩石老树枝干飞速上行。

    看呆了一众人。

    这是什么神仙手法?!

    寻常人不比简宁五感灵敏,待他们发现不对劲时,只看见简宁矫健攀岩的身姿和断崖上一个模糊的黑点。

    而他们的队长显然是追着那个渐渐变小的黑点去的。

    就很迷糊,宁队长不逮鸭子去追断崖上的人做什么?

    “国强,丽丫不见了!”沼泽地外围,曹凤珍撕破嗓子吼道。

    一声吼震醒呆怔的众人,简国强率先醒过味儿来,全身一震,神情哗然一变:“振军,丽丫出事了,宁丫头一个人追去了,你快跟我上断崖。”

    “三贵,莽子你们跟我来。”他一边跑,一边点了几个人的名字,声音微颤道:“剩下的人呆在原地莫动,清点人数。”

    简振军正悄咪咪蹲在一人高的草丛里靠近一窝鸭子,听闻自家人出事的消息,哪还顾得上鸭子,蹭地站起来,紧随简国强脚步飞奔上崖。

    这时,大家才恍然大悟,就说嘛,一向把猎物看得比天大的简宁怎么会无缘无故去追击陌生人,敢情是贼人掳走了他们村的人,好像还是简家人,他们队长不急才怪。

    不过,奇了怪了,大雪封山,天寒地冻哪里窜出来的暴贼?

    简富民身体羸弱,自知追上去帮不上忙,留下来集拢人群,清点人数。

    不幸中的万幸,失踪的人只简丽一个,但简富民并不觉得轻松,失踪的人是他闺女,他满心焦躁找到曹凤珍询问:“大嫂,丽丫是怎么不见的?”

    曹凤珍情绪焦炙,指着外围的灌木丛,说:“她尿急,说要去那边撒尿,本来我让她就在草丛里解决算了,小丫头腼腆,说到处都是人她一个姑娘家怎么好随地小便呢,我想着断崖下也没野兽,那地儿也不远,就同意了。结果过了好一会不见她回来。都怪我大意了,一忙就把她给忘了,不然也能早点发现”

    正是觉得冰冻的沼泽地没什么危险,又有一百多人在,简宁才会答允孩子们想出去放放风的请求,却是不料,竟有心怀不轨之人潜伏在暗处伺机而动。

    曹凤珍内疚的不行,心里也害怕极了,要是丽丫和宁丫头出点什么事,那她岂不是成简家的罪人了,而且自打宁丫头转变了性子,处处为家人着想,也是因为托她的福,他们一家不缺吃穿,日子过的红红火火,一家人空前团结,相处的分为和谐,人心都是肉做的,处着处着,一两分情处出了**分的真感情。

    此刻她的担忧十成十的真。

    尤其,宁丫头可是老太太的心头宝于公于私,她都不希望丽丫和简宁有丝毫闪失。

    曹凤珍说着说着就抽泣起来。

    “大哥、二哥和宁丫头都追着去了,不会有事的!”像是在安慰曹凤珍,更像是给自己打气,简富民从来没有那么恨过自己,恨自己体弱无能,眼瞅着闺女被人掳走,他却半点力使不上。

    强行摁下心中的暴动,简富民依旧心绪难平,强打起精神带了几个人去灌木丛侦查情况。

    灌木丛周围雪地里除了一双小脚丫,多出一行男式胶鞋印,简富民眉头紧锁,拿自己的脚比了比,发现那行脚印比自己的脚小三个号:“德利,你过来量量脚印。”

    这一比对,简富民忧心如焚,脚印比德利还小一号,证明是个半大少年掳走了闺女,意味着事情不简单,很可能是有预谋的团体作案,贼人消失的方向必然还有其他人在接应。

    要不然,他想不通一个半大少年绑走闺女做什么,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哪来的胆子和计谋在一百多人的眼皮子底下绑走闺女

    不对,简富民脑子里电闪雷鸣划过一道人影那个多智近妖的少年,那个他恨不得把之沤肥的少年,他能!

    联想到闺女将要面对的遭遇,简富民心痛得无以复加,额间青筋暴涨,情绪再难平静,连忙又派了七八个壮汉赶去断崖上支援,他则点了十余个与简家交好的汉子,前往甸子村。

    他要去证实心中的猜想,去看看刘思元在不在家,如若正中推想,他誓要守在甸子村捉了那该受千刀万剐的少年来。

    就不信了,他不回家!

    幸好,由于简宁的关系,简家在水磨村威望渐高,大伙很愿意听从简家人调遣,两拨人分头行动。

    “你们在做什么?”简富民刚走,一道清冷的嗓音响在断崖入口处,江熠华冒雪缓步而来,他环顾四周:“简宁呢?”

    不是说在断崖下逮鸭子吗?怎么全都清闲的在一旁烤火?关键他搜寻一圈竟没看见简宁的身影。

    本来喜气洋洋逮鸭子,突逢巨变,大伙哪还有心思逮鸭子,一百来人聚在外围燃了几堆火,忧心忡忡议论着此事的蹊跷。

    若不是这次来了不少妇人小孩,需要人看守照顾,剩下的汉子哪里坐得住,早奔着贼人去了。

    “江大哥!”德利看见来人,皱巴巴的脸舒展了一些,三步作五步跑过去,语速极快的把刚刚发生的一切告诉他。

    然后,不等他说完,就见一道虚影掠过,一众人微张着嘴,再一次见识到神奇的攀岩手法。

    韩迎秋站在不显眼处,看着在断崖面攀升的灵活身影,表情扭曲,拳头收紧。

    这次计划,他们特意挑了江熠华不在的时候搞突袭,哪知那家伙恋爱脑,离开简宁三五几天像是活不下去一样。

    上次交易,江熠华留在关岭县处理一些紧急公务,顺便监督六子。

    公务理顺,严寒风雪团里停了训练,他在团里没什么重要的事,便耐不住了,一大早驱车回到水磨村,结果听说简宁组织了人去断崖逮鸭子,车子一熄火,一口热水没喝,直奔断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