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六文学网 > 武侠小说 > 乾龙战天 > 第六十八章 全场最闪亮
    离正午还有半刻钟,人员已经就位。

    真正参与到布阵中来的人并不多,包括在工地外围担任警戒、巡逻的弟子在内,也才不到新营区总人数的半成。

    绝大多数的弟子们此时都已经完成了各自的任务。

    在工地外围的柱子上,拉起了一道细细的红线。

    红线之内,只有执行任务的弟子们才能进去。红线之外,没有限制。可以随意围观。

    于是,已经交了差的弟子们呼朋唤友的赶过来。他们站在红线之外,望着百步开外的巨大黑影,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议论纷纷:

    “布阵之后,会变得更大吧?”

    “必须的!”“会有多大?”

    “比山还要高……”

    “切!现在就比山高了!”

    “我是说最高的山……呃,会不会长到天上去?”

    “真的吗?”

    “我觉得有可能呢。”

    “小的时候,听过一个传说,说在仙山这边有一根通天的柱子……滋,越说越象是了!”

    ……

    所有的议论在一声锣响之后,立刻打住了。

    鸣锣为号,这是布阵即将开始的讯号。

    同时也是所有任务者们最后一次自检的命令。

    众人敛去杂念,各自忙碌起来。

    “甲一正常!”

    “丁四正常!”

    “丙二正常!”

    ……

    每个任务者在自检完毕之后,都第一时间在自己身边的柱体上插一面半尺来长的红色小旗,大声通报。一时之间,象是接龙,通报声不绝于耳。

    一面又一面的红色小旗立了起来,顷刻间,将浑黑、巨大的“阵基”装扮焕然一新。

    红线之外的弟子们站在它的巨大阴影里,仰视着遍插红旗的它,眼里全是惊艳——从来没有觉得这个黑色的大家伙如此之漂亮!

    在红线的外面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数百人。但人群里却安静得落针可闻。

    通知里没有强制要求保持安静。弟子们却生怕冲撞了布阵,同时也是紧张所致,听到锣响后,一个个的连大气都不出,更不用说出声议论、交流了。

    不到二十来息,最后一次自检完成。人们越发的紧张,一颗心就跟含在嘴里一般。

    时间象是凝固住了,明明只有半刻钟的时间,在场的人们却感觉有一生那样长……

    就在众人几乎要盼落眼珠子的时候,“铛!铛!”,接连两声锣声响起。

    这是布阵正式开始的讯号!

    工地及周边立时寂静无声。这回,连空气都似乎凝固了起来。

    哗啦——,终于,在正西方的方向上传出来了动静。

    立时,所有人的眼球都被这动静抓了过去。

    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之下,人们看到了一道闪闪发亮的身影。

    再定睛细看,很快的,所有人都认了出来。

    魏长老!

    第一眼没有看出来的原由主要有二:

    一是,魏长老平时穿着很是随意。初来青木派时,他还穿着浅色系的袍服,没过两年,他也和沈云一样,换上了弟子们自制棉布衣袍。特别是在云雾山脉开荒建新营区时,他和弟子们一同劳作,嫌袍服太碍事,索性一身短打。自后一直是如此穿着。算起来,他少说也有三年多不曾穿过长袍。而这道身影是宝蓝色的。不论是身上穿着的宝蓝色的八宝道袍,还是头上戴的紫金莲花冠,或者脚上蹬的七星厚底朝云靴,全是镶金嵌宝,华美之极。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简直要亮瞎所有人的眼。

    二是,魏清尘的行为举止也是一反平时的低调。只见他背负着双手,衣袂飘飘,踏空而来。说是仙人下凡,也不过如此。

    认出来他来后,人们禁不住齐齐的鼓起掌来,顿时完全的忘记了紧张。会不会被冲撞到之类的担心,更是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别看魏清尘一副风轻云淡的神仙模样,其实,他内心里也紧张得不行。竟然忘了跟底下的人们挥个手示意什么的。

    噌噌噌……,就这样,他踏着“阵基”的主梁,飞步而上。少顷,人就到了“阵基”的半腰处。

    因为主梁也是黑色的,完全隐于黑色的“阵基”之中。如果不是对“阵基”非常熟悉,很难辨别出来。而围观的弟子们,首先是在百来步之外,其次,他们以前的任务只是局限于“阵基”的某一片区域。真正参与主梁建造的,只有一小部分人,是以,哪里能辨认得出来?在他们的眼里,魏长老就是一路往高上飞。

    没有任何飞行法宝相辅,就这么硬生生的沿着“阵基”往上飞,转眼间,飞到了半空里……

    太厉害了!

    大开眼界啊!

    一时之间,外围的掌声象潮水一般,一阵盖过一阵。数息之后,魏清尘抵达“阵基”的顶点。掌声亦是热烈到了顶点。

    “厉害!”

    “好!”

    “神了……”

    亢奋的人们拍红了巴掌,浑然不觉,接二连三的大声叫好喝彩。

    有道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说的就是此时。

    魏清尘的出场,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却没有一个人看清楚,长袍之下,魏清尘的步法。他脚踏罡步,每一步都是极为的讲究。如果将他的脚底抹上一层墨,那么,通过落在主梁上的脚印,不难发现一个事实,即,他的每一个脚印恰好与沿途的红色小旗在同一高度。而脚步的方向也是小旗指向的方向一模一样。

    所有人都只看到了他背负着双手,以及飞一般远去的背影,却没有发现他的一双手各自掐着一道指诀。

    再稍微用点心的话,就不难发现,魏清尘使的是破阵八式。

    也就是说,他这一路看似一反常态的高调,其实是必须如此。

    因为他在用最快,也是最有效、最便捷的方位,做着布阵前的准备,即,校验整座“阵基”的四象。

    是以,很多人看到他抵达顶点之后,立刻就开始布阵,居然没有校验四象,只差没在额头上刻一连串的问号。

    不过,他们来不及细想,以及细看。

    因为魏清尘开始布阵之后,沈云、袁峰和云景道长一齐出现了。

    他们不用校验四象,也不用布阵,暂且只需站在各自的位置上,故而是直接走进“阵基”的底部。

    太平常了!

    以至于不少弟子心里生出很大的落差感来,有种大跌眼界的即视感。

    沈云他们也没有跟弟子们打招呼。此时此刻,三人也非常之紧张。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魏清尘身上,不错眼的盯着最顶上的那个闪闪发光的小亮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