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六文学网 > 武侠小说 > 种植女仙在古代 > 339.没事找事
    陈青竹的想法和轩辕朝阳不一样。

    这个时候交好大臣有什么用?

    皇位是轩辕家族的,又不是大臣们的?

    主动权握在天景帝手上,天景帝不松口,大臣们难道还能代替天景帝立太子不成?

    轩辕朝阳有交好大臣的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多进几趟宫,去讨好天景帝呢!

    就算被拦在宫门外,那又怎么样?

    哪个儿子孝顺哪个儿子不孝顺,天景帝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这······先生,咱们真的什么都不用做吗?”轩辕朝阳不是很愿意。

    “等”这个字,最是熬人。

    轩辕朝阳宁愿约了大臣们去天香楼花天酒地,也不想一个人呆在家里傻傻地等。

    轩辕朝阳习惯了主动出击。

    “等”对于轩辕朝阳来说,等于是“懦弱”的代名词。

    眼见着他离皇位只有几步路了,这会儿不是应该多争取一些大臣的支持吗?

    “对,王爷,咱们静观其变。若是不出我所料,最多半个月,事情可见分晓。”陈青竹自信地说。

    之前,天景帝为了集中权利,各个部门有什么动作,事无大小,全都要向天景帝禀报,得到天景帝的允许,才能行动。

    天景帝已经半个月没上朝了。

    再过半个月天景帝还不出来处理朝政的话,六部都要停摆了。

    所以,陈青竹断定,半个月后,不是天景帝料理了蹦跶的欢的成王和武王,就是天景帝真的要嗝屁了。

    真到了那个地步,才是轩辕朝阳应该表现自己的时候。

    而不是现在上蹿下跳,把自己的野心给暴露在天景帝面前。

    “要不······我还是去见见崔相吧?上个月,崔相还问我牧野如今有没有喜欢的姑娘家呢!”轩辕朝阳犹豫了一下,说。

    崔世安在朝中的影响力巨大,只要崔世安愿意支持轩辕朝阳,朝中就有一半大臣会站在轩辕朝阳这一边。

    轩辕朝阳连拉拢崔世安的办法都想好了。

    他家牧野今年也有十五了。想当初,轩辕朝阳十五岁的时候,早就和王妃端木燕订了婚。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为了他的帝王大业,不如让牧野牺牲一下,娶崔世安的女儿崔十娘为妻。

    听说崔十娘长的花容月貌,娶她为妻,也不算辱没了牧野这小子。

    轩辕朝阳心中的算盘打的“噼啪”响。

    “王爷,不妥啊!世子爷的脾气可不小,万一世子爷闹起来,您能安抚住他么?”陈青竹大惊失色。

    陈青竹觉得,轩辕朝阳的脑袋绝对是被驴子踢了。

    为了讨好崔世安,不惜利用上自家儿子的婚事?

    轩辕朝阳这是坑儿子呢?还是要坑他自己?

    要不是轩辕朝阳是他的救命恩人,陈青竹很想就此撒手不管了。

    京城里谁不知道,轩辕牧野深受天景帝的宠爱?轩辕牧野的婚事,若无意外的话,绝对是由天景帝做主赐婚。

    这两年,轩辕牧野不肯在宫中居住。

    天景帝不以为忤,反而把金字卫队的侍卫们,全都拨到了轩辕牧野身边。

    还有那几个教导轩辕牧野功课的大儒,也被天景帝打包送到了睿王府,每天按时给轩辕牧野上课。

    不仅如此,天景帝还三不五时地赏赐一堆东西给轩辕牧野。有了天景帝的赏赐,可以说,轩辕牧野的身家如今比老爹轩辕朝阳还要丰厚一些。

    这两年里,轩辕牧野拉足了两个皇伯伯和一帮堂兄弟们的仇恨值。

    若是被天景帝知道的话,轩辕朝阳想用儿子的婚事去讨好拉拢崔世安,还不定怎么发脾气呢!

    一不小心,把轩辕朝阳给发配到北疆牧羊,或者发配到南方的海岛上钓鱼也不是不可能的。

    “先生,牧野年纪也不小了,身边却连个亲近的女子也没有。我这个当爹的关心一下他的婚事又怎么啦?他还敢忤逆?”轩辕朝阳不满地说。

    “王爷,在下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结合当下的时局分析出来的。王爷若是信不过在下,在下这就向王爷请辞······”陈青竹正色说。

    陈青竹正想离开京城这个大漩涡呢!

    自古以来,参加夺嫡的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成功了,成为君王的皇子肯定会猜忌。失败了,陪着皇子去死,也是应当的。

    每一次,陈青竹的脑海里浮现出女儿的声音,心中都会愧疚不已。

    女儿叫他“不管有没有考中,都要早点归家”,可他呢?把女儿和妻子全都忘了,被轩辕朝阳救上船的那一刻,陈青竹的脑子里只是空白一片。

    他的‘小玉’,还有他的妻,母女俩在家翘首盼望他归去。

    轩辕朝阳不愿意听他的意见更好,不如归去!

    “先生别走,我全都听先生您的。”轩辕朝阳秒怂。

    轩辕朝阳明白,他能走到如今的地步,手中攥住这么多的底牌,全靠了翠竹先生。

    没有翠竹先生的提点,轩辕朝阳怕自己会功亏一篑。

    既然翠竹先生已经胸有成竹,他又何苦要没事找事?

    仁华宫。

    天景帝躺在床上,睁眼看着床顶沉香木雕刻的九龙戏珠图案,神情有些萎靡。

    就在半个时辰前,天景帝刚刚经历过一波痛楚。

    痛楚来临的时候,天景帝的脑子,像是被十万八千根针不停地戳着似的,痛的天景帝连嘶吼都没有声音。

    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半个月了。

    天景帝肉眼可见地消瘦了一些。

    天景帝不怕痛楚,他怕的是未知的恐慌。

    那天大朝会之前,天景帝精神十足,每餐能吃的下半斤肉三两饭。

    可如今,天景帝每天被头痛折磨着,胃口也变的不好了。

    每一餐,天景帝能吃的下大半碗的粳米粥都不容易。

    天景帝怀疑,自己不是病了,而是中邪了。

    要不然,太医正王琳为什么替他把脉后,说他的身体很健康呢?

    可天景帝每天一早脑袋里的疼痛,是实打实的。

    午时刚过两刻,李怀吉手里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来到了床前。

    看着床幔中的天景帝,李怀吉轻声说:“万岁爷,到时间了,您该吃药了。”

    天景帝摇了摇头,拒绝着说:“拿走,朕不喝。”

    “万岁爷,您病了,怎么能不吃药呢?”李怀吉急了。